疯病少女

盲肠汁:

【blue】
村上龙有本不大好看的小说叫【接近无限透明的蓝】  ,西班牙有部很好看的电影叫【深蓝即是黑】。
所以蓝还真是值得玩味的颜色。平铺在天空里,往暖靠拢便渐渐稀释成了昼,向冷趋近又自然而然苟同了夜。

Hulburt:

一部分的我理智地说着明早要上班,重要的会议不能没有精神,一部分的我却又在不可救药的失眠着……
一部分的我说,烟少抽一点,酒少喝一点,每天认真收拾一下自己,看着精神一点,一部分的我还是不可救药的失眠着……

大口大口的吸完了那支呛人的烟,然后在头晕目眩的恶心里恨不得把内脏全吐出来,然后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忍住了那些反胃……

声嘶力竭的对着麦克风吼着什么,吼着什么呢?

假如沉睡上一百年,那些不想见到的人都会死去的对吧?

我想安稳的睡下去,而不是在白昼里恍惚的换着一个又一个面具……

我们都不正常,所以我们都不正常……
我跟你,我们都是疯狂的,让人厌恶的,恍惚的,眩晕的,旋转的……

重生的旅程我在努力挺进着,不知道你是否还是安眠于扭曲的现状


真想吐出来,费尽心力的吐出来,将一切都吐出来,好的,坏的,然后按下冲水键,把它们全都冲走永不再见

Silent Noise:

妈妈我再也不要挑战时髦值啦一点都不时髦(大哭